社区团购:“江湖再见”还是再建“江湖”?

社区团购的风暴刮了一年后。终于迎来了本该就出现的困境与困顿。如果说对一些根基夯实的平台来说尚且可以支撑着走下去,但也难免整个行业走下滑带来的些许阵痛。而对那些本来就根基不牢固的平台而言,可谓是被市场发出了死亡命令,在当下的环境下,即便是想寻求被收购,也很难找到下家。
 
尤其是在下沉市场,这一被社区团购平台作为原发动力和向资本市场讲好故事的地方,其实越下沉往往越可能把自己作死。因为成本与订单量,团长与用户的忠诚度,每日订单量的大幅浮动,竞争对手的价格战,如此种种,就成了压死小平台或者是大平台区域分站的最后一根稻草。譬如,就在12月2日有消息称,近日,社区团购电商松鼠拼拼乐清站发布了公告《江湖再见》,宣布关闭,并表示11月30日为最后一天送货。而对于乐清站关闭的原因,松鼠拼拼方面并未作出解释。
 
那么,社区团购的2020将是更多的“江湖再见”,还是会再建“江湖”?
 
– 01 –
烧不出团长和用户忠诚的社区团购
 
社区团购,其实是一个像外卖一样简单的商业模式,一头是平台,一头是用户,中间则是团长。这个模式看起来极为简单,很容易让平台方进行把握和运营操控。
 
然而,突起的社区团购在扩张的半山腰却愕然发现,即便是拿着投资机构给的钱去烧,也难以烧出团长和用户的忠诚度。这可以说是一个死结,团长为利而来,哪个平台给的收益高,便会转身带着自己的社群中成百的用户“跳槽”。一个例子是,去年10月就开始做团长的河南张某,目前竟然兼职在平台做,分别是UU跑腿线下平台“U好社区”,莲菜网旗下生鲜社群电商平台“有井有田”,还有三全的“有知有味”,都是河南本地品牌。试想,这样的团长如何能深度做好一个社区团购平台与用户的连接与服务?
 
而用户也非“省油的灯”,因为用户是唯性价比的,哪家平台的社区团购商品更物美价廉,用户便愿意在这里下单。而如果社区团购平台为了谋利而一旦试图抬高商品价格,用户连和你说拜拜的功夫都没有,就转瞬去了其他的社区团购平台的社群里。
 
自由,有时候对社区团购平台而言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但是社区团购平台本身也不可能完全靠烧钱和供应低价商品为继,一方面是社区团购本身要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另一方面则是巨额融资之后要为资本有个交待。
 
这种情况下就不难想见,面对没有忠诚度可言或者说低忠诚度的团长和用户,社区团购平台的压力是何其之大。
 
– 02 –
一地鸡毛过后,等猪再飞or尝试转型?
 
其实,这种压力和团长与用户的不够忠诚,很大程度上也是与社区团购领域的野蛮粗放式发展扩张不无关系。去年,各路“神仙”创业者纷纷看到了社区团购这个风口,即便是本身没有供应链资源、没有团队和社群管理经验的创业者,也无不加入其中。
 
而资本的蜂拥而上,更是让一批社区团购平台从融资数额上挤入第一梯队。坦率的说,社区团购当时的确是资本寒冬之下难得的风口,资本高调入场也怪不得谁,毕竟大家都要有标的,都要有事情要做。
 
然而,资本犯的错误是,钱投了,却没有去扶植这些根基不够夯实的社区团购平台。这里就牵涉到一个投后管理的问题,你的确是给某个甚至某几个平台投了钱,但是不去为其提供资源链接,不去帮助其完善管理体系,这难免让拿到钱的社区平台过于膨胀的以为自己目前的状态就是最有战斗力的状态。
 
膨胀是可怕的事,但更可怕的是风口过后的一地鸡毛。可能当局者迷,就在社区团购平台的创业者们纷纷还在扩张之际,2018年的大笔融资成为过去式,找钱或求被收购成了2019年绝大多数中小社区团购平台创业者投入精力最大的一块。
 
实际上,此时,已经出现两种局面,一种是继续急于找钱求生存的,另一种则是要转型做卖水者,从信息化的底层去打破原有的依靠Excel的原始模式,试图成为存活下来的社区团购平台的开放系统。
 
显然,行业一下子变成了两个玩法,一个是守株待兔般的等猪再起飞,一个则是要向淘金者卖水。而无论是坚守还是转型,其实都无法躲避身后行业大环境带来的阵痛。
 
– 03 –
赛道竞对不再只是“自家人” 社区团购的短板愈发凸显
 
更可怕的是,社区团购的竞争对手已经不仅仅是其他同类平台,而是要与那些玩得转前置仓、前店后仓的生鲜新零售平台竟高低。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对用户而言,生鲜是刚需,但是怎么买菜买水果,其实只是一个方式的问题。社区团购一直标榜的是今天下单、明日提货。但是,像盒马鲜生、叮咚买菜甚至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阿里系大润发淘鲜达等提供的则是一小时甚至半小时达的服务,更符合生鲜消费的即时性场景特征。
 
那么,如果要让社区团购平台也做前置仓呢?那可能带来的是成本的不合理的陡增和损耗的不可控。因为与前置仓、前店后仓模式相比,社区团购的今天下单明天取货的模式,限制了社区团购的采购策略创新。
 
尤其是在Excel计算订单出货采购的时代,对于这些原始的社区团购平台而言,根本没有大数据可言,也自然无法像盒马鲜生、叮咚买菜、淘鲜达这样对消费需求进行科学的预判。
 
这时候,如果盲目采购的社区团购平台就是傻大粗的话,那么把采购握得死死的平台也难以有大作为。一言以蔽之,当赛道上的竞对来自多个领域,针对同样的用户刚需,如果你不去改造创新,不去建设信息化、打造大数据,你就只能被愈发凸显的短板拖死。
 
– 04 –
拿到供应链话语权是不得不走的路
 
当然,社区团购已死也是一个伪命题,对于不死心的创业者,如美团元老杨俊就放话称“未来社区团购一定会孵化出百亿美金的企业。”但是,即便是如此乐观的创业者,仍然在2019年下半年面临种种危机,不断传出资金链问题、裁员等等。
 
那么,社区团购是“江湖再见”还是再建“江湖”,能否用更精细化的手段和打通原产地供应链与用户需求大数据的做法,去重塑社区团购,才可能会有想象空间。
 
总之来说,社区团购在2020年应该拨开迷雾,去夯实根基,毕竟,磨刀不误砍柴工。寻求新的面向,打开新的局面。惟其如此,我们方才能对社区团购在2020年抱以乐观的态度。
 
因为,永远要相信科学,相信大数据,相信供应链资源深度整合所释放的势能能再建“江湖”。因为只有能吸引用户心甘情愿今日下单明日取,这才是本事也是未来所在。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社区团购平台会加入当日达甚至一小时达的战队,这就是另一说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创新零售社):社区团购:“江湖再见”还是再建“江湖”?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