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2020年开启5G元年,伴随着短视频的火爆,5G的带动,短视频流量更加的多元化,更多的碎片化走的更速度,从19年短视频带货的流量来看,2020年也是一个短视频带货的元年,机遇伴随着发展,抓紧短视频的快车,就一定能吃到肉,喝到汤

据艾瑞发布的《2019中国短视频创新趋势专题研究报告》显示,在去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2018年已达5.01亿人,2019年预计用户规模将会达到6.27亿人,高达6亿多的用户规模,无一不在昭示着短视频作为娱乐方式的强大支配力。

那么2020年,短视频行业的发展趋势如何?短视频以及直播行业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短视频行业又将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在问答专区的我会给大家解答许多,接下来进入正文:

2019年12月,浙江宁波“法官直播带货1小时成交额破1亿”的新闻刷爆网络,并且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二名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河北省辛集“80后”农民冯克直播带货“日进斗金”,销售火爆时,一天的进账比一季庄稼的收成高得多。

江西乐安县副县长杜国辉自嘲式直播带货,10分钟成交1千多单,最高峰有30多万人在线观看。

从上面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个规律,即大多都采用了李佳琦“oh my god”“这也太划算了”“买它,买它”之类的沟通技巧,充满喜感的语言表达,容易让网友“中毒”,进而忍不住下单。

为什么会发展的出来这个趋势呢?主要是现在短视频火爆,人与人更加亲近。我们工作室经过调研来看,对于一些形式来看,做出一些分析,希望可以给大家带来不同的看法。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一.网红经济仍将继续扩张

互联网时代下,网红经济的发展速度与商业潜能,不断地刷新人们的认知:

因搞笑短视频走红的papi酱,一条广告在2016年卖出2200万。

模特出身的张大奕,创造了28分钟销售额破亿的记录,并在2019年4月成为首位在纳斯达克敲钟的网红。

淘宝主播薇娅,在2019年8月的新西兰溯源直播,引导成交金额高达1.34亿。

火到海外的李子柒,2019年店庆期间,网店销售额破2千万。年收入更是破亿。

在2019年赚了2亿的李佳琦,最近又因5秒卖出10万包火腿登上热搜。

……

这是一个趋势,在未来,网红(包括电商平台的网红,到电竞主播,短视频网红)经济或将持续地扩张。

对于电商网红来说,伴随着电商直播接受度与认可度的提高,以及直播消费习惯的形成,网红电商直播的市场规模会进一步扩大。根据国内研究机构克劳锐的预测:2020,网红经济中的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000亿人民币。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图:《2019网红电商生态发展白皮书》TopKlout克劳锐

而根据国外著名研究机构Frost&Sullivan预测,网红经济的总规模(包括电商收入,在线打赏,知识付费,代言商演等),也将达到3400亿人民币。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来源:Frost&Sullivan《中国网红经济规模统计与预测》

二.网红或将取代传统媒介,成为品牌投放重地

网红带货正在逐渐地取代电视,纸媒等传统营销方式。

一方面是因为,购买力越来越强的千禧一代(主要指80后,90后),已经疲倦于传统广告的“地毯式轰炸”或“强行安利”,他们更愿意参考关注者的意见来决策消费。据奥美戛纳的数据显示:仅有6%的千禧一代相信传统营销广告,但相信网红的比例高达92%。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图:business insider

另一方面是因为,是不断优化与普及的社交媒体,逐渐攫取了消费者的大量时间。在互联网及社交化浪潮的冲击下,传统广告语境下的4P理论效率不如从前,传统广告的“一网打尽”也已不再现实, 网红营销能将品牌信息更快,更准,更有黏性地传递给目标消费者。

品牌们也越来越注重网红在营销中的地位,比如雅诗兰黛已经宣布,2020会将75%的营销预算投放在网红上。据外媒mediakix的预测:2020 年,全球的网红营销支出将达到100 亿美元。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图:mediakix

三.网红垂直化仍是趋势

相对于大众网红,垂直化的网红传递的内容,更加专业和深度,变现方式也更加多样(电商,广告,培训,打赏等等),变现效率也更高。

比如,军事类网红张召忠,在直播现场卖起了T恤,杯子,鼠标垫等网红周边产品。这种变现方式,对于大众网红来说是比较困难的。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在电商直播领域,网红的内容垂直化也将是主要趋势,因为未来,平台将更加重视某些特定用户群体的需求,未来直播电商的细分市场会出现更多新的机会,品牌也会积极扶持更加细分垂直领域网红的成长和运营。(电商网红在垂直领域,会涌现出更多有影响力的主播,类似于“口红一哥”“淘宝一姐”,成为XX品类的“一哥”、“一姐”,不过人气上很难达到李佳琦、薇娅那样的高度。)

四.网红对于粉丝的运营将会更加精准

网红的影响力不是万能的,比如李佳琦卖男性美妆、李湘卖貂皮大衣都意外惨败。将来网红可能会针对精准用户群,匹配相应的服务和内容,满足个性化与定制化需求。

除了更注重个性化精准服务,人群,订单与流量数据将进一步整合,得到更精准的粉丝洞察。粉丝的分类标准也会更加多样化精准化,商品将以更丰富的形态呈现给粉丝。合适的内容将在合适的场景传递给合适的人。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图:《2019网红电商生态发展白皮书》TopKlout克劳锐

五.网红品牌化,品牌网红化

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网红成为自己的品牌主,服务于自有品牌广告传播和电商转化。比如许多网友购买产品,可能不会太关心产品本身品牌,而是看主播品牌的属性(主播是否靠谱,主播的议价能力,主播的选品风格等等)。

有意思的是,未来也会有更多的品牌考虑从公司内部孵化网红。

这里的内部指的是员工与客户。他们的营销潜力一直被低估。虽然他们的粉丝数可能并不多,但是他们对公司产品的理解与推荐的热情,是网红无法比拟的。而且几乎免费的推广成本,给品牌提供了更多的容错空间。(例如抖音上的卫龙美工,为品牌带去不少免费流量)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当然我们回归5G会有更多的发展模式,网红带货经济不言而喻,风口与机遇并存,抓紧风口。 才能在风口中飞起来,做一只飞起来的猪。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数据基本上都看到了,但是直播带货为什么会火起来呢? 其实还是在根源来上来看, 

相信很多人都经历过线下商超促销的情景:促销员打着“限时特价,仅限今日”“正品大牌,买一送一”“尾货赔钱甩卖”的宣传口号,不断吆喝。一旦有人围观,争抢购买,便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不知不觉中,很多人便成了“冲动消费者”。

前些年兴起的电视购物,便是这种情景的升级版。

而如今的直播带货,也无不是这种模式的加强升级版。

近几年,电商发展日益迅猛,2019年天猫双十一总成交额再度跃上新台阶,达到2684亿元。尽管大家都在唱衰电商发展,认为增加红利即将见顶。然而现实情况却是,电商依旧红火。直播带货的火爆不过是放大了这种现象。

直播带货是电视购物的升级版,电商销售的变型,本质上还是“促销员”直接面对“顾客”的模式。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为什么这两年淘宝直播发展的这么快?

用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的话说,消费者在逛淘宝时,从“商品与人的对话”,变成了“人与人的对话”。

如果再追问下去,为什么“人与人的对话”就能触发新的增长?这恐怕要从心理学和传播学的角度来解释。

以研究行为心理学见长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J.希勒(RobertJ.Shiller)发现:94%的人购买股票的决定,根本不是根据报纸或电视上的新闻,而是亲朋好友的推荐。在进行了更多研究后,罗伯特得出这样结论:面对面的口头信息传递对决策的影响力最大。

著名学者、投资人吴军在《格局》里也指出:什么是最可靠的传播渠道呢?答案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它不是任何基于新技术的沟通渠道,而是最传统的面对面的口头交流。在通信手段非常发达的今天,面对面沟通依然是最有效的通信方式,这是由人类的基因决定的。

而直播带货也可以看成是人与人的“面对面接触”。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直播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跨越了物理界限,制造了某种临场感,而5G时代的加速到来,这种临场感会愈发生动鲜活。

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边看直播边剁手,除了“决策时间短、即时性、冲动型、稀缺性”等临场消费的心理动因,对主播的“喜爱、信任和支持”等情感因素也不可忽视。

快手的“散打哥”、“松茸西施”,抖音的“江田古稻”以及淘宝的李佳琦、薇娅等人,均有一大批忠实的拥趸。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其实不管承认与否,李佳琦、薇娅等头部网红主播俨然已是明星级的存在了。而粉丝愿意一路追随,无条件支持,其实也跟TFBOYS的养成式追星、创造101的偶像养成过程几无差别。与李佳琦们的“面对面”互动,让粉丝有亲身参与和情感维系的“溺爱”感,甘愿为自己支持的“明星”而买买买。对于很多趋之若鹜的品牌商家来说,直播带货的优势和巨大价值也在于此。直播带货比单纯的“货对人”多了一层温度,因为人都是情感性动物,对于喜爱和支持的KOL,更是“上头”,管不住钱包,心理防线很容易瞬间溃败。对于行业来说,直播带货之所以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一是因为这种新兴的销售模式带来的惊喜大于预期,颠覆了常规认知;二是因为“人、货、场”的重构,对新型营销模式的惊喜感和巨大启发意义。

直播带货趋势不言而喻,但是对于直播带货来看,同时也是考验的一年,趋势之下,也可能危机四伏,挑战和机遇并存,需要我们保持谨慎的乐观。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1:政策趋严,直播门槛逐步提高

去年11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双11”期间网络视听电子商务直播节目和广告节目管理的通知》,提出五项要求,包括各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要坚守底线红线,节目中不得包含低俗、庸俗、媚俗的情节或镜头,严禁丑闻劣迹者发声出镜。网络视听电子商务直播节目和广告节目用语要文明、规范,不得夸大其辞,不得欺诈和误导消费者。

2016年以来,多个政策密集出台,先后对直播人员资质、直播内容等方面进行了细化。这势必导致直播门槛变高,普通素人直播的难度变大。平台查封力度变大,也为直播带货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势必影响直播带货市场发展带来不少影响。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挑战2:直播网红个人影响力难以为继

主要分为几个方面:

1、随着直播网红形象和风格的固化,势必形成标签化印象,从而导致用户审美疲劳,进而导致影响力日渐衰落。

2、网红的专业性受到质疑,这在李佳琦卖不粘锅翻车事件中可见一斑,虽然事后做了补救措施,但仍给人留下了不专业的印象。

3、同明星一样,网红其实也形成了某种人设,而这种人设一旦崩塌,比之明星后果可能要更加严重,这就十分考验网红今后的一言一行了。

4、同明星一下,网红也会过气,你可以想想papi酱,有多久网上没有关于她的讨论了?品牌会老化,消费者会转移,年轻的消费者会被新的网红吸引,而这恐怕是每个旧网红的宿命。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3:货源及售后问题

由于网红不参与合作品牌的运营和管理,这要就导致货源品质和售后服务质量无法把控。网红只参与了前端的销售环节,却对后续服务无法顾及。一旦合作品牌出问题,很可能连累网红,进而引发个人信任危机。

4:跨平台挑战

李佳琦和薇娅都高度依赖淘宝;“散打哥”依赖快手,在抖音上不受欢迎。

尽管很多直播平台用户有重合,但是平台属性和社区文化却可能天然细分。快手偏三四线,抖音偏一二线,所以玩抖音的很可能会“歧视”玩快手的,而这种用户歧视,也使直播网红对单个平台的依赖度不断增加,难以玩转所有平台。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5:消费者购物模式跃迁

未来,随着5G产业的发展,ARVR设备的普及,或者其他新型购物模式的兴起,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可能会随之发生跃迁,而碍于现有粉丝和平台的束缚,网红直播可能寿终正寝。

直播带货的火爆可谓喜忧参半,过分乐观和盲目自信都不可取,唯有保持谨慎的乐观,才是应有的态度。

做短视频有风险,也有风口,市场在哪里,蛋糕也很大,如果你盲目观望,你恐怕连汤都没有了。   

《2020年短视频直播带货趋势走向》

问答专区:  

问:我想入局,快手和抖音应该选择那个?

答:2020年,短视频赛道仍旧是抖音、快手两家公司快速发展,但是快手的成长空间更大、平台机会更好。  

问:为什么抖音上短视频入住明星很多? 

答:快手上也有只是看的少罢了,入驻短视频、直播平台的明星会增多,明星网红化的趋势会愈发明显,明星与网红之间的界限会逐渐模糊。越多越多的明星会走进直播间和网红一起带货,或者自己独立带货。

问:5G究竟能带来什么? 

答:5G的发展将会催生新技术变革,推动云计算、人工智能和VR技术走向成熟,短视频、直播行业也将进入下一个快速发展阶段,迎来自己的“第二春”。

问:短视频这么火,走起来会不会很困难? 

答:困难是一定的,而且很大,很多专业团队、影视团队、广告公司将会进入短视频平台,由此带来的内容竞争会更加激烈。基于短视频生态创业的公司会受到资本的青睐,无论是电商,还是MCN机构。

问:直播还会继续下去吗?

答:直播会继续火爆,但是直播不仅仅是带货,同时还要满足娱乐性,知识性,直播内容丰富度在提升。快节奏、密集信息颗粒的背后是强大的供应链、团体合作、主播靠眼光和知识建立起来的信任背书,还有直播技巧的全面提升。

– END –

如果你是想通过抖音引流变现的新媒体运营人员;

是从事视频创业的内容团队;

是想成为抖音网红的个人用户;

又或是渴望借助抖音做营销的传统企业中小商家,请添加下方微信,我们一起聊聊如何做好抖音。

合作招商中:

电商商家入住

主播工作室,

加盟合作

培训IP

分公司加盟

请联系:18210544542 同v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